叶永青被指抄袭后续:比利时艺术家西尔万撰文

叶永青被指抄袭后续:比利时艺术家西尔万撰文

时间:2020-03-22 10:24 作者:admin 点击:
阅读模式

美是共识,美是见识

荐见第49个关于美的故事

3月7日,叶永青曾经任教的四川美术学院发布声明,针对叶疑似抄袭比利时艺术家克里斯蒂安·西尔万(Christian Silvain)一事,学校“目前正在依规依纪开展核查工作”。

叶永青也在朋友圈表示,律师正在“等待西尔万先生的回复”。

而另一位当事人西尔万,也持续关注着该事件在国内引发的讨论。他注意到:“在中国,许多人心中存有疑问…… 什么是抄袭?什么是‘受影响’? ”

为此,克里斯蒂安·西尔万与其基金会代表朱莉·德·布里克(Julie De Bleeckere)共同撰写了一篇文章,并授权荐见独家发布。

在下面这篇文章中,你将了解到西尔万是如何受其“艺术导师”保罗·德尔沃(Paul Delvaux)影响,继而走上超现实主义之路的;更能层层递进、追根溯源,找到催生整个超现实主义画派的“开山”大师。

1

我第一次看到保罗·德尔沃的画,是在12岁那年。

同样悬挂在这面墙上的,还有比利时超现实主义大师雷尼·马格利特(Rene Magritte)的作品。我一幅幅看过来,为德尔沃画中的世界而绝倒——就从这一刻起,我暗暗决定: 将来一定要成为一名画家 。

而那个时候,我还只是个在一位艺术爱好者家中打杂的小伙计。

1968年,在德尔沃的影响下,我提起画笔,画下了人生中第一幅真正意义上的超现实主义作品。

西尔万在德尔沃影响下所画

坦白讲,德尔沃不只是点亮我绘画之路的艺术导师,更是我精神上的领航者。很幸运,我在多年之后,真的成为了他亲密的朋友。

德尔沃(左)与西尔万的合影

他是一个直率随性的人,这从他的艺术作品中便可窥得一二。置身于古典主义建筑环境中的他,专注于裸体女性的创作,在某种意义上是个不折不扣的“复古崇拜者”。在德尔沃的作品里,大理石柱与拱廊反复出现,很容易让人联想起那些古老的建筑。

德尔沃作品

经过1938年为期一年的意大利采风之旅,德尔沃对遗留古迹越发熟悉。通过运用昏幽的光线和着重描绘那些带有疏远意味的绘画主题,诸如废旧的广场和火车站等,他的作品恍如捕捉了一场场梦境。这不仅是德尔沃作品的特点,更是许多超现实主义作品的共同之处。

德尔沃作品

在我看来,相对德尔沃而言,另一位耳熟能详的超现实主义大师萨尔瓦多·达利(Salvador Dalí)的作品则显得 “理性” 许多,更多出于精巧的构思,而非率性而作。有一次与达利碰面,我也向他当面求证了自己的观点。

西尔万受达利影响而作的画

我喜欢将自己受其他超现实主义画家影响的这个阶段,看作一种学习和探索。

2

那么,又是谁将我的精神导师保罗·德尔沃引上了超现实主义的艺术之路呢?

追根溯源,我不得不介绍另一位影响超现实主义潮流的艺术大师——前文曾提到的雷尼·马格利特(Rene Magritte)。他与达利、马克思·恩斯特(Max Ernst)和胡安·米罗(Joan Miró),并称为超现实主义的四大代表人物。

雷尼·马格利特

在马格利特的画作中,你也许能捕捉到几分现实的影子,这正是其作品迷惑观者的地方:乍看他的作品,很容易联想到现实生活中的事物,但当你走近仔细观察,就会发现这些在现实生活中根本不可能存在。

马格利特作品

他的作品更像是用一些奇幻的角度切入了现实世界——既有真实的元素,又叠加了一层超现实的滤镜,显示出一种怪异的疏离感。

马格利特作品

马格利特试图用他的著名画作《形象的叛逆》(《Ceci》)来说明:“ 这不是一支烟斗。 ”

这不是一支烟斗?那它是什么呢?它也许只是一幅画有烟斗的画。

通过这幅作品,马格利特强调了绘画创作中“概念”的重要性,这一观念也在四十年后的二十世纪六十年代被广泛应用于艺术创作。因此,马格利特被称为概念艺术的先驱者,而这幅“是烟斗又不是烟斗”的画作,也成为现代艺术史上颇具代表性的杰作之一。

3

但马格利特也并非从一开始就执着于超现实主义画派。在1916年至1918年就读于比利时布鲁塞尔艺术学院时,他创作的都是抽象派作品,着力表现立体主义的元素。

继续往上追溯,你一定不难发现,玛格利特也有一位影响其艺术生涯的“老师”,“形而上学”画派创始人乔治·德·基里科(Giorgio de Chirico)。

乔治·德·基里科

“形而上学”画派的显著特征是神秘,正如基里科在他全部作品中所表现的那样,他试图通过一种迷离的氛围来渲染阒静无声的环境。

基里科作品

或许基里科之于马格利特,正如德尔沃之于我——在看过基里科的作品之后,马格利特甘愿完全舍弃自己曾经的绘画风格,转而投向超现实主义的怀抱。

The Love Song 1914

帆布油画 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

这是基里科的作品《The Love Song》。马格利特曾在这幅画作上方题写诗句,表示自己在看到这幅作品后“泪流不止”,“它将橡胶手套和古老的半身像以一种出人意料的方式结合在一起,使我能从崭新的视角感受艺术,跳出了思维的定式”。

不仅是马格利特,在超现实主义队伍逐渐壮大的过程中,基里科早期以超现实主义笔触绘制梦境的作品,曾给予无数艺术家创作的灵感和热情,甚至影响了他们的一生:达利、米罗、美国画家菲利普·加斯顿(Philip Guston),还包括我的“偶像” 保罗·德尔沃 !

所以你就能明白,为什么我会在上一篇采访中(专访比利时艺术家西尔万,71页“证据”指控叶永青抄袭)说:“艺术家创作的灵感是由灵魂生发而出的,也有许多艺术家会受到同行直接或间接的影响,‘受影响’的本身没有任何问题。”

超现实主义画派诞生了无数影响现代艺术的大师,他们本身也是在互相汲取营养和激发灵感的过程中进步的。

而什么是“抄袭”?我所理解的抄袭,通常是某人想要将其他原创者的部分或是全部成果“据为己有”——誊抄别人的作品,却称是自己的创作。

在叶永青的画作里,有跟我一模一样的物品、形状、颜色,乃至排列的方式……他却从未坦言自己“引用”了我的作品,我认为这是纯粹的抄袭。

其实,在过去的古希腊和罗马,“抄袭”行为并非不可饶恕,模仿、借鉴前人的画作是可行的。然而,要想使自己模仿而来的作品登上艺术的大雅之堂,作品本身必须经过再创作和再加工,即我曾在采访中提到的—— “为艺术增值” 。

看完西尔万的自述,

你对“借鉴”和“抄袭”的界限

有没有新的想法?

欢迎在下方留言分享哦!

轮值主编 / 南西

原文作者 / Christian Silvain

Julie De Bleeckere

翻译 / 铁牛 南西

排版编辑 / 南西

未经授权转载图文者必究

如有转载需求请联系后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