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媒怒斥!中国绘画大师、美院教授被指抄袭外

外媒怒斥!中国绘画大师、美院教授被指抄袭外

时间:2020-02-12 17:25 作者:admin 点击:
阅读模式

图左为叶永青作品《环保日》1995年创作;图右为西尔万作品1989年创作(图片来源:比利时RTBF电视台视频截图)

图左为叶永青作品《Birthday Memories》1994年创作;图右为西尔万作品《Prinaud Andre》1990年创作(图片来源:比利时RTBF电视台视频截图)

图片来源:截自比利时媒体HLN官网,标题经荷兰语粗译为中文

不过,西尔万却暂不考虑采取法律手段维权或阻止抄袭,因为叶永青在国际市场名气比他大,作品卖得非常好,已经达到了惊人的高价,而 西尔万不想进行长期的法律斗争 。

此次抄袭风波也并未影响到叶永青的画作展览。近日,叶永青与罗中立、何多苓等多位艺术家联合举办的《与时代同行》油画展正在成都展出。

叶永青是谁

叶永青,四川美术学院教授,中国当代艺术院艺术总监,在北京,重庆、昆明、大理和伦敦、清迈建立工作室。叶永青以创作者、策展人、艺术组织者和评论人的身份活跃于艺术界。他曾在世界各地举办个艺术展和艺术群展。

获得过国际奖项和国内学术奖。曾在云南昆明创办和发起“上河会馆”与“创库”艺术主题社区。

在此事出来之前,他是没有争议的中国绘画大师。但是谁能想到一位名不见经传的外国画家竟然能跳出来指责他是抄袭,而且是抄了30年之久!

让我们先来看看叶大师早期的画风陡变的情况。

1983年左右的作品

1987年的作品,画风略微转变

1993年的作品,画风进一步有所转变

上述10年间,叶大师的画风呈现的是一个有序的变化,基本上还没脱离自己的影子。但是到了1994年,画风突然有了根本性转变!来看1994年的作品。

可以看到,与过去10年的画风完全不同,第一次出现了格子的构图方式,由原来的整体构图变成了现在的分格构图。

据报道,与叶永青交往甚多的龙门雅集主持人李亚俐表示,“叶永青曾告诉我,在上世纪90年代最早的欧洲游历中曾极度受西尔万启发,当时就尝试以同样的方式进行创作。但是他自己的作品一直存在,一直在接收吐纳。”

面对大众质疑,2月27日,叶永青向多家媒体回应,“我们正在争取与这位艺术家(西尔万)联系。这是对我影响至深的一位艺术家。”

叶永青作品有多值钱

这场抄袭风波,也让叶永青动辄就能拍出数十万、上百万的“天价”的画作浮出水面。

叶永青从小众艺术圈走进大众视野,源于他画的一只鸟卖出了25万元,彼时引发广泛热议。据悉,这幅名为《鸟》的布面油画由叶永青创作于2001年,9年后(2010年)在瀚海秋季拍卖会上以25万元落槌。

此后,叶永青的创作一路走高,成为拍卖行的宠儿。

《中国艺术品拍卖市场调查报告(2018年春季》显示,2000年1月1日到2018年6月30日期间,油画100指数“小投资高回报样本艺术家TOP30”里,叶永青赫然在列。

雅昌艺术市场监测中心数据显示,在中国八大美术院系艺术家历年拍卖成交总额前50名中,叶永青以387件作品成交量,创下1.63亿元的收入,位列榜单第33名。以此计算,叶永青成功拍出的作品均价高达42.1万元。

第一个道歉的竟是他!

这样一位名利双收、颇具影响力的艺术家,卷入此次抄袭风波,让人大跌眼镜的同时,也着实为之惋惜。不管各方评论如何,事实胜于雄辩。而相对于叶帅轻描淡写的“正在联系”的回应,另一个出来道歉认错的艺术界人士赢得了大家的一致称赞。

栗宪庭, 当代著名艺术批评家、艺术理论家、策展人,被西方知名媒体专栏作家称为“中国当代艺术教父”。

著名美术史论家陈履生先生,今日在其微信公众号“陈履生美术馆”发表《此时,更应细读叶永青》一文,文中说,不管怎样,我们都应该感谢 叶永青,因为是他让当代中国艺术界知道了许多过去不知道的内容;是他让中国当代艺术界重新来认识中国当代艺术30年发展的过程——叶永青就是那值得尊敬的“舍身饲虎”的小王子。而这之中,叶永青所表现出来的高于其他当代艺术家、尤其是高于当代艺术评论家的国际视野,也不得不令人敬佩。他能够把一个过去不知名的比利时当代艺术家的观念和语言,通过自己的亲手运作而成为举世瞩目,就这一点来论,那些如安迪·沃霍尔等西方的当代著名的艺术家也是自叹不如。今天在这个时间段,我们看30年来中国当代艺术走过的每一步脚印以及它最初的状况,更应该细读叶永青。因为只有细读我们才能知道其发展历程中的相关点对于今天的意义。

他同时提出, 这一事件本身给很多人上了一课,最重要的是给中国当代艺术的评论家们上了一课。

油画家、评论家黄剑武此前在《中国美术报》撰文说,30年抄袭事件折射出中国艺术生态的问题和危机,如果批评家和艺术理论家们发自内心曾经肯定甚至赞扬过叶永青的艺术成就,说明批评家和艺术家们存在认识误区和知识缺陷,这只有当事人各自扪心自问,冷暖自知了。今天我们不再去讨论当代艺术的合法性问题,但是合理性问题仍然值得进一步深化研究,不然,上述现象还会继续发生无法杜绝,中国当代艺术也将难以以自我的面貌走向国际并被接受和认可。

上海美术学院副教授 马琳也在网络上发表文章称,叶永青从当年热爱艺术的一名年轻人到后来成了中国当代艺术界的一位风云人物,人称叶帅,这不是单单叶永青作品画的好就可以的。而是在他身边有一群策展人、批评家、收藏家、拍卖行形成了整个利益链,叶永青刚开始也许是认真学习并分析了克里斯蒂安·希尔的作品,但是慢慢在学习的过程中把别人的东西稍加改动而变成了自己的“原创”。我有疑问的是,现在又不是信息不发达的时代,为什么这三十年就没有人质疑呢?难道那些见多识广的策展人和拍卖行都没有发现呢?还是发现了又为了利益而不愿声张呢?所以,我们从叶永青这一事件可以反思中国当代艺术制度是不是出了问题?在利益的驱使下,那些为其策划展览的大牌策展人、为其拍卖的拍卖行等打造艺术资本神话的同僚是不是也要反思一下呢?

正如评论家王进玉所说,通过此事件,当代艺术圈也应该有一次大的调整和转变,而不能再继续处于“一锅粥”的状态,不允许再有浑水摸鱼、欺骗公众等事情发生,要积极做好自身行业规范与创作环境的净化。当然在此方面,无论是艺术家本人,还是批评家、媒体、大众,都要合力参与其中,共同促进当代艺术圈的蜕变和升级。

- END -

编 辑整理:彭彬 仇明明 电话:0371—657959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