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永青绝地反击!胡天遥一剑穿心:你个孽障!

叶永青绝地反击!胡天遥一剑穿心:你个孽障!

时间:2020-02-12 17:25 作者:admin 点击:
阅读模式

  曌大路《批评家》

   叶永青绝地反击

   胡天遥一剑穿心: 你个孽障!

  文/ 胡天遥

  不可理喻!

  叶永青竟然被吹捧为 “当代艺术真正的英雄” 。

  无可救药!

  叶永青“抄袭”竟被当作对艺术的 “反叛”与“颠覆” 。

  然而, “抄袭”是人类创造力的死敌,不仅限于艺术 。从某种意义上说,人类一切文明进步的成果,就是在不断与“抄袭”的斗争中取得的。

  许多人并不了解“吹捧者”陈光武其人,他是位艺术的“潜伏者”。一位为“反抗”而反抗,为“颠覆”而颇覆的“自闭”与“他闭”患者,一位被艺术与现实逼到颠疯状态的“隐形侠”。

  现实中,他的“清高”不可能与叶永青为伍,他极端鄙视叶永青。但他内心深处的狂想与“野心”,却在与叶永青遥相呼应。 甚至不惜以反良知底线的“行为艺术”方式,为叶永青洗白,为“抄袭”反转正名,成为叶永青“实际”帮凶与同伙。

  很多人可能不太能理解,一位极端艺术家的反常思维与诡异行为。因为他与叶永青同样陷入了一种“绝境”, 他在以这种“艺术行为”方式,表达看似强悍,实则虚弱无奈的不满与嘲讽。

  他充当了叶永青“抄袭”的实际代言人,并在濒死之前短暂亢奋的一瞬间,绝地反击。

  他在为叶永青评反昭雪?不!为他自己!

  他也和叶永青一样, 最终背叛了他们自以为忠诚的艺术,背叛了人类良知,并以“艺术”名义,贱踏了维系人类文明进步的底线。

  陈光武反转“抄袭”行为的本身也不具有“原创”性,而是杜尚“观念”的挪用、替换、甚至抄袭。 以一种“抄袭”行为来为另一种“抄袭”正名昭雪 ,足见老陈之癫狂,叶永青之疯狂!

  陈光武披着佛、道双色衣,顶着艺术名头与叶永青一唱一合,南北呼应,将盗贼逻辑推到“癫疯”境界。真不愧是: 贼中悍匪,盗家枭雄!

  大多数人都是斯得哥尔摩患者,他们既是被虐者,也是施虐者。陈光武从圆明园开始,就被制体所驱逐和边缘化,在理想和现实交困的绝地中挣扎, 使他以这种反智的“行为”成为叶永青一伙的文化悍匪,成为谎言的炮制者。

  索马里海盗每年三月之初,都会聚集到小渔村,要求村民选出美女献给海神,以保全他们幸福美满的生活。海盗明知村民不信这些“鬼话”,但只要按时收到美女,每年照样重复这种谎言。因为,海盗的逻辑是: 不管你信不信,只问你服不服。

   中国艺术权力榜正是这种艺术谎言裹挟权力的海盗方式, 它收罗了叶永青为代表的一大批伪当代艺术家,利用体制优势形成“权力”,坑蒙拐骗,巧取豪夺。正如叶永青拒不道歉的理由: 谁能比我更干净?

  当代艺术早已容不下半点批评,人们习惯了相互虚伪的吹捧。批评家也早就变成了无良、肉麻的吹捧家,这才导致了当代艺术圈的整体腐败和全面崩塌。

  当然,这是个时代的悲剧,在这样的大环境中,谁又能独善其身?

  不为邪恶喝采,至少我们还能作到坚守善良的底线。

  春节至今,我 “腰斩”流浪票房 ,引发数十家媒体转载,让众多“影迷”免于欺骗和被“收割”。 “逼迫”川美表态, 招来网友热议,共同遣责艺术圈的道德沦丧。 “鞭斥”老贾(假), 让人们看清评论界的“假、大、空”及黑幕。

  这些正是为了守护这份“善良”,净化文化艺术的雾霾,为正义极尽绵薄之力,让人间正道归于光明!

  欢迎关注与转发